• 美国人眼中的优秀儿童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的确是那种彩色,一枫缆梦,飘散了天荒地老,摇尽了海枯石烂。泊在那季节的寂寥放开了孤独,染在那枫叶上,如此娉婷。还是那女子,敲醒诺言,拥着枫与风的交织,尽把枫谣涂梦。整个山里的梦都在枫红里畅摇,满满的一大堆。学会了漂泊的枯叶,忘记了落红的怨言,轻身融进了发颤的大地。我不曾信仰神话,在那女子伸出了右手的瞬间,我看见古老的语言,诠释着那永恒的美丽。我以为是自己被咒语封印了,眼里陶醉着她那一身白色的素装。她变化指尖,挑起的沉郁被刻入落叶,她一眼也不看我,只牵着自己的那一帘一帘的幽梦,紧蹙娇娥。落叶带着晕迷将灌木掀起,偶尔的风里藏着大把的繁华,旋起的步子,如雪纷飞。夹在树口的风和着落叶,正是那一曲笛声,惊醒了那山野的动物。蟋蟋簌簌的窜动,又是一网的山谣!她倚着兰亭,秀手抖动,将飘在眼前的枫叶粘起。然后铺成地毯,笑意里,怜爱不舍。走廊里的画布也在那背影下,带着黯然的憔悴。她呵开佣人,她挚爱着枫,那在绿后的美艳里,总带给她悄无声息的迷幻。她绝不允许那扫着带走她的凄美,她好想睡入那地毯。(文章阅读网:www.sanwen.com)细步挪移,迷失难醒,脱下端庄,她在枫河里,发出玲珑的笑,那笑声醉动了风铃,搁下那和弦,拎满了温柔。枫总让她如痴如醉,即便那消瘦的枝条,破烂的残叶,总在霜里温暖着她安静的心跳。跳过时间的摇曳,将心附在那飘落里,冬天来临的时候,她会带着思念,将雪想念成枫的沉沦。所以,枫总会赶在冬来临之前,带走她的一切美梦。她从不怨言那留下的孤寂,也不想那该与不该的恋情。不再害怕勇气会拒绝天黑,因为手心那静静躺着的枫叶,她有着很多美好的理由。她总带着白色的裙子,在枫红里舞起。收回被时间粉碎了的坚强,珍贵着这一山的枫景。她用低靡的声音,去诱惑那欲落下的枫叶,枫穿着苍凉,从她的额前零落。颤起的眼泪,浇湿了眷念,她觉得好亲切,用心脏去接触那挣扎在苔藓上的枫叶。忽然听到抱歉,她露出只有她自己明白的微笑。她从不失落任何的枫景,她的名字里有着枫样的骄艳。舞榭枫。她总会在夏天做好看枫的细节,我是在山头的那边看见她匆忙的步伐。那等待里,总掩饰着不耐。她带着大包的东西,会在枫林里,从枫开始泛红,到那一场场枫雨,独寐红山。那段分外的唯美一直持续到现在。她用季节传写着热忱,那对枫的热忱。一年,又一年,我总在那嵌梦里拾到她遗忘的枫叶。难以铭刻那枫的脉络,只得夹紧笔尖,在枫夜里,绣成这一行行的文字。轮回难断,也许真如她所说,上辈子她本就是一棵修炼上千年的枫树。今生,她再也无法脱离枫梦的纠缠。不愿逾越的情结,她守着那枫山,从天黑睡到天亮。中国散文网首发:http://www.sanwen.com/sanwen/566449.html

    上一篇:第31集团军某师岸滩运弹药提效配气垫船沙滩摩托

    下一篇:第332期“孔目湖讲坛・企业家谈国学”通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