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忧郁的日子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一阵、一阵,又一阵的,我要的不是你,也不是无尽无休的奔腾。各色的狂野的狼们,一只一只,又一只的,我要的也不是你,也并不是暴虐的狂嗥与短促的喘气。你披发出了的并不是死鱼般的难闻烟气,刺穿了我的双眼,蠕入了我的大脑,包笼纠缠它,这使我头痛了。你进入了我左边的鼻孔,又从我右侧的鼻孔进去,经过过滤般的,又穿入了天空的蔚蓝!这些都使我感觉到一种作呕的激动我要吐了,有这些感觉,或者是由于我已不是爱车一族的原故吧。

      楼,为何那深?这只能使我看到汽车而不是大海。天为何那末远?不晓得天主会不会因路程的悠远而遗忘了为我插上洁白的翅膀,或是施舍的为我送来一副单架吧!

      玄色的海燕总是不经的在辽阔的海面擦过,激起了恼怒的浪花。不幸的海燕有些动摇,仍傲岸的悬浮于空中高亢道:“让暴风雨再次停息吧!”随后,像玄色的闪电扎进了紫日下的火海毁灭了。看来,海燕再怎么如此的顽强便也斗升之水。或者,一座座的高楼和阵阵咆哮的汽车更会让人心安理得些吧!

      哦!心爱的,我已说过好几次了,我要的不是它带着甜蜜的令人呕心气味的中药。请赶快端开它,别让我再看见了。哦!心爱的,把你的手给我,我要握紧它,让我闻闻你身上的滋味吧,这能让我变的足够的清醒些,以便晓得是你来了。哦!心爱的,走过来,缓慢着的凑近我,由于我将要抱紧你,就用我残存的身温来融化你那早以凝固的血液,让你有足够的气力在我眼前舞动,亲了这,莫非真的会成为我的罪过?

      哦!不,我想,我是累了,我想是的。我得必需逃出这位护士的怀疑,我得必需给她点空间放松下。是的,是应当如许的,我必需到楼底那条大道旁的朋友那处谈谈心了。(切实,等于根路灯杆)

    ?

    ?

    上一篇:校园因艺术而美丽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