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高考志愿怎么报招办主任来支招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什么都好像突然就过去,所以也就不再刻意去找寻。许多想法都是拜季节所赐,搭一场特定的舞台,演的却是别人的配角。你把开始几竟完美,然而在季风过去后的苏醒里,原来,梦一直醒着。当秋风呻呤过最后一个午下,枫叶撒起了一地的旋涡,我想应该有一出大雨,来为那冰冷的脚步安造宁静。却是,枫泪遗地,染红了整个秋末,是来路,也站在初冬。都是浸透了蚀骨的疼。我都不敢睁开眼睛,怕那萧瑟的眼神会在我的季节里哭泣,只好,散落了心情,等待。许久,都归于平静。然而,秋是结束他的枫红,看着季节的变化。发现时间的呼吸,我忍不住自己,去想那些早已逝去的花朵,那些堆在书本里头的时空,高三的苦涩却再也不会有了。然后再到初中,一点,一点。一光年。亿万斯年,都仿佛是在一个一个的片头中闪过。连自己周围的空气都冻结了那份无奈,在沉默中,在回忆里,洒掉眼角的晶亮。在初冬的抚摸下,我裹紧了外套。很久都呆在网吧,听以前自己很喜欢的歌曲,敲打着有些僵硬的键盘。面对惨白的屏幕,睁着熊猫眼,思想都是枯燥的拼音。一个字节,一个字节。里面暖气不错,却混杂着烟汗的消弭,鼻子酸酸的。不是哭不出来,好象整个人都被吸干了,没了眼泪,只有浓咸的血。拖着疲惫的躯壳,天都是蒙蒙的,夹杂了街道上的炊烟,却在湿湿的路间透出淡淡的温暖。也许是小卖部的热情,也许人间还有一点温暖。我却看到了,那爬满垃圾堆的老鼠在瑟瑟的风中苦苦摸索。有点想呕吐。是否冬天了,肮脏的城市开始苏醒了他的罪恶,把最丑都献给我,然后一咕脑儿的剥夺我的幸福,让我再也翻不了身,都是冬的冰冷。(文章阅读网:www.sanwen.com)可是,大多,冬是白色的,纯净的白。好久没看到雪了,这个冬天的小公主,轻轻地舞。连着我开始安静的世界,落下一大片,一大片。终究是幻想,站在命运的手心,我们是不允许有怨言的。想吃一口雪都难,想起小学里雪影中有些瘦削的背景,在灵魂的最底处毫无顾忌地奔跑,连跌倒,都是那样的充满诗意。我喜欢这样的转变,在秋的深情回眸,在冬的轻盈奔跑,都是情感的交迭。溶浸着彼此的身影,于是,便是枫起一地,都化做了那般鲜红。不管再怎么挣扎,我知道,寂寞萧凉会一直陪伴我下去。索性任她侵蚀,腐噬我的天地。再也没了花朵,再也没了青草,只是一片荒地,无一生物。总是一个人,随意的行走。从南门,走到北门,从围墙的左边,绕到右边,然后想像走在左边时所看到的世界与右边是怎样的禅意。都是冰冷的墙啊,这些围禁了两个天地的傲气,无法阻挡。小石子路已经铺上了秋离去的眼泪,无法左证,这个世界应该属于秋还是冬,因为都是那样的寂寥,都是那样的痛彻心扉。看那孤单的脚步,这世界真的有我要等待的人吗?应该打个电话回去了,家。难道我就老?好久没看到太阳了,或许等到他出现的那刻,我早已习惯了黑暗的双眼会突然瞎掉,那强烈的光亮,会刺穿我腐朽的躯壳,终究连太阳都拒绝了我,拒绝了这个不能再瘦削下去的青春。我象是个低级的黑暗生物,在午夜的灯光下,舔舐着自己灵魂,不象昙花那样开出美丽的天使,却有一双在黑夜闪亮的双眸。发亮,红色的晕光。都是季节若的祸,把我整得一塌糊涂。在也看不懂自己。终于安静下来的时候,把一壶浓茶,再看冬唱正浓。只是这,还是现在吗?我摇头。居然看到那蟋蟋簌簌的枫泪,在冬的埋葬下,,象首绝句,平平仄仄平。连着我苦恼的一生,都是季节之间的轮回,都是那填满希望的期待。期待,一起看枫的女孩。一起流泪。中国散文网首发:http://www.sanwen.com/sanwen/566154.html

    上一篇:补贴成谜 旧金山华埠商户对市府无作为表达不满

    下一篇:老甲A明星邀请赛将开打 广州太阳神首战北京国安